16岁地下党传情报杀汉奸

2019-03-30 14:59:13

  在广州石牌干休所和广州解放军体育学院,目前还生活着为数不多的抗战老兵,新四军研究会三分会副会长郭惠军带着记者找到了几位。这几位抗战老兵都是十五六岁参军,为救国家于危难、救人民于水火,冒着枪林弹雨冲锋陷阵,他们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正因为有了他们当年的舍生忘死,才有如今和平年代人民的安定生活。70多年过去了,当年英勇杀敌的小伙子如今都成了弯腰驼背的耄耋老人,可是那段烽火岁月却是这些老人一生都刻骨铭心的记忆。

  杨培林,1924年出生,江苏灌云县人。1939年参加革命,1942年入党。新中国成立后,曾任广州军区第21分部副政治委员,离休前任怀化基地兵站副政治委员、正师职。

  杨培林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多次立功,1956年国防部授予独立自由奖章,1957年国防部授予三级解放勋章,1988年中央军委授予功勋荣誉证章。

  在战火纷飞的年代,15岁时他参加中国共产党地下革命抗日组织,16岁时他亲手“干掉”了一个卖情报给日军的汉奸,17岁时他成为家乡的中共抗日游击队中队队长。

  抗日战争期间,日军的三颗子弹曾经从他的左腿穿过,给他留下了永远都抹不掉的伤疤;日伪曾经放火烧死了他年仅17岁的姑姑,让他和亲人阴阳相隔。走上抗战的这条道路,他从来没有想过回头,他就是抗战老兵——杨培林。

  少年英雄:

  第一次枪杀汉奸他年方十六

  如今,杨培林已经91岁了。他的眼睛看不清了、双腿行动不方便了、心脏装上支架了……虽然岁月正在慢慢吞噬着这位老人的身体,但是当他讲起年少时的抗日历程,他的眼睛开始闪闪发光,整个人都兴奋了起来。

  老人的讲述把记者带到了上世纪30年代末,当时日军的铁蹄正在中国的土地上践踏。“以前我读过4年私塾,有一些文化,但是后来我的叔叔被国民党抓去当乡丁,我爸爸把家里的东西都卖光了,全家搬迁,一路讨饭来到了江苏灌云县东原乡大佛寿村。”杨培林说。

  杨培林家穷得连鞋子都没得穿,爷爷捡破烂给他捡了一双女孩穿的绣花鞋,他觉得丢人不肯穿:“一个男孩怎么能穿女孩的绣花鞋呢?”15岁时,他常常戴着一顶破斗笠、穿着一双烂鞋子去卖豆腐、卖香烟,这个时候地下党看中了他,希望他参加革命去抗日,勇敢的杨培林同意了。

  动员杨培林参加革命的地下党人让他利用沿路讨饭做掩护传递情报,并给了他一把勃朗宁手枪防身。年轻的杨培林并不懂得如何用枪,他学习并练习了三天,学会了如何上子弹、开关保险、瞄准击发。

  后来,杨培林得知村里有一个汉奸,常给日军卖情报,他塞了一根烟给该汉奸从此套上近乎。一天晚上,杨培林和这个汉奸并排走出村外,走到没有人的地方时,杨培林后退了一步到了汉奸后面,他掏出枪打开保险对着汉奸的后脑就是一枪。

  “我还记得,他当时转过身来,就对着我说了一句‘杨培……’,话还没有说完就倒下了。”这是杨培林第一次杀汉奸,当时他紧张得手脚发抖,这件事情他不敢跟家里人说起,一直到现在都还深藏在心里。

  英勇战士:

  突袭日军汽艇激战负伤

  杨培林的姑姑和姑夫都是抗日战士。一次,日伪对东原乡进行大扫荡,杨培林的姑夫和妻子一道利用一房舍阻击敌人掩护其他的同志撤退,穷凶极恶的日伪军开始放火烧屋,杨培林的姑姑和姑夫在烈火中牺牲。“我姑姑牺牲那年才17岁,后来我继承他们的遗志,成为乡抗日中队队长,带领大家抗日打鬼子。”

  杨培林说,有一次他们得到可靠消息:日军的一艘汽艇载着武器弹药要从东原乡经过,他们决定突袭这艘汽艇。

  参加突袭的有16个人,他们手里拿的还是过去打野鸭子的套筒枪,子弹要从枪口往里塞,16个人中间还有一个人没有武器。杨培林和大家一起埋伏在河道两边,日军汽艇发出的“突突突”的响声越来越近,当汽艇进入射击范围时,对面的战士发出了暗号,“打!”杨培林一声吼,带领队友们向鬼子冲击。

  可是战士们手里落后的武器抵抗不了日军的机关枪,凶恶的日军打死了杨培林手下的两名战士,杨培林领着大家撤退,在战斗中日军的三颗子弹从杨培林左大腿部穿了过去,他的脚踝也受了伤,他跑出了2里路才发现腿上的伤。

  “幸亏没有伤到大动脉和骨头,现在左腿留下了明显疤痕。”杨培林把左腿上的伤疤一条一条指给记者看,他说,牺牲的战士被日军扔进河里,后来他们回去把同志的尸体打捞起来,进行了土葬。

  劳动模范:

  抢了日军夏粮奖了一件背心

  后来,杨培林正式加入八路军115师一支队,并进入干部轮训队接受了正规的战斗训练,后来他成为连队的指导员。1942年4月,他成为正式的中共党员。

  1944年夏天,灌云县的夏粮成熟了,这可是全县人的口粮,这粮食也被日军盯上了,日军企图抢走这刚成熟的粮食。

  为了保住这珍贵的口粮,杨培林和同志们一道进行抢收,不论白天黑夜两手不停,一天下来他一个人就能割近一亩的小麦。“我是贫农出身,干这种农活我很拿手的。”杨培林笑了,那次抢收运动,他因为表现突出被县政府评为“劳动模范”,奖励背心一件。后来,在领导的推荐下,杨培林到延安进入抗日军政大学习,在抗大投弹训练时成绩优秀,受到校部表彰。

  孙辅臣:江苏阜宁人,1925年3月出生,1941年3月1日入伍,1941年8月入党,1983年12月离休,离休前为解放军体育学院副院长,副军职。

  孙辅臣历任新四军江苏省阜宁县河岗大队文书、通信员、六区区大队班长、排长,新四军三师八旅23团副连长、连长,东北民主联军二纵队四师11团营长,39军115师344团营长,广州市公安总队科长、干部处长、副团长,中南公安军11师31团南澳守备团副团长,南澳守备第一团团长,汕头军分区正副参谋长、副司令员、司令员,42军副军长,55军副军长,解放军体育学院副院长。

  在漫长的革命岁月中,孙辅臣曾先后荣立抗战、解放战争二大功、二小功、三小功各一次;兵团、军、师通令嘉奖各一次。

  “浩然正气贯长虹,武略文韬盖世雄。赤胆忠心驱腐恶,南征北战建奇功。光辉业绩千秋颂,不朽丰碑万代红。将士继承先烈志,金戈铁马缚苍龙。”在新四军老战士孙辅臣的家里挂着这样一幅书法作品,他说,这首诗是对陈毅军长的缅怀,也是对新四军军史的写照和颂扬。作为新四军老战士的他,每当读起它便油然而生一种光荣感和自豪感。

  出身:

  共产党新风范促使其加入革命

  孙辅臣同志于1925年3月4日出生在江苏省阜宁县顾庄村一户农家。他家境贫寒,两个哥哥给人当长工。7岁大的他还没有穿过一件新衣服,只在农闲时去读私塾。16岁那年,正当他开始需要考虑人生出路时,恰逢八路军和新四军在离他家不远的刘庄会师,他听到很多革命宣传,特别是目睹共产党领导下队伍的崭新风范,这使他有了加入这支队伍的强烈愿望。

  参军:

  缴获鬼子“三八”枪武装自己

  1941年3月1日,是孙辅臣入伍的日子,这一天,他趁着天还没亮就上路,与家人不辞而别。

  两人整整走了60多里路,终于到了勺子港。招兵站的同志看他们个头不矮、长得精干,尤其是为何参军说得在理,表现出很大的决心,就把他们留下了。

  经过一个多月新兵连集训,孙辅臣被分配在射阳独立团岗河大队当文书。

  孙辅臣所在的部队在敌后参加过数十次游击战、伏击战和攻敌据点等战斗。

  那时,部队的装备比较差,很多战士背的是“老套筒”、“大金钩”,一人只发几发子弹。后来在一次漂亮的伏击战中,孙辅臣缴获了一支日本鬼子的“三八”枪。他说,这家伙好用,背着它感到很自豪。

  难忘:

  百姓家养伤时姑娘拼死保护

  在一次攻打北陈庄敌伪据点时,时任排长的孙辅臣冲在最前面,他爬上房顶朝敌人的暗堡投了七八个手榴弹,但他的臀部却被敌人扔过来的手榴弹炸伤了,流血不止。他一摸伤处,好在没有伤到骨头。同时,战友孙永泰也被炸伤了脚后跟。

  从房顶下来之后,他就让孙永泰趴在自己背上,他扛着战友爬了近200米。最后,担架队把他安置在邹河岗子村一个姓邹的农家里养伤。

  在养伤期间,一天鬼子扫荡,进村挨家挨户地搜查。在这危急关头,这户农家的一位年纪和他差不多的姑娘镇定地对他说:“孙排长,不要紧,鬼子来了,我就说你是我的男人!”说着就赶紧用一大堆稻草把他藏得密密实实,还真的躲过了敌人的搜查。

  孙辅臣还提到了另一位机智的战友,这位正在分散隐蔽的战士,在遭遇日本鬼子搜查的情急关头,使出了当别人“孝子”这一招得以逃脱鬼子的魔爪。那天,正巧一家有一位老人去世,全家老小跪在灵堂前,香烛缭绕,哀哭阵阵。在鬼子进屋前,这位战士灵机一动进屋后便也跪在灵堂前,进来的日本鬼子看到屋里这番情景便掉头走了。

  说到这里,孙辅臣停顿了好一会,眼睛渐渐湿润了。看得出来,他已经沉浸在对战争年代军民鱼水情的回忆之中,为之深深感动。“我80岁那年专程回去找过姓邹的那户人家,当年那个搭救我的姑娘已经找不到了。”

  勇战:

  反攻日伪据点大获全胜

  采访当天,孙辅臣还向记者讲述了他所在的独立团参加过解放阜宁和清江的战斗的故事。在这两场战斗中,孙辅臣和他的战友们都打了漂亮仗。尤其是参加著名的“两淮”战役中的淮安战役更是这样。

  孙辅臣说,“两淮”战役是在抗日战争进入战略反攻阶段后,为肃清苏北敌伪,并把华中几个解放区连成一片而进行的“攻坚战”。

  据孙辅臣回忆,淮安城高足足有12米,城楼上还有日寇经营几年的工事,城楼四角和城门上筑有炮楼,城内主要路口筑了地堡,城四周在运河及护城河等屏障的基础上增设了铁丝网等,城外围还增设卫星据点,以此构成了以城墙为骨干的防御体系。

  战前,各部队已经做好了各种攻城的准备,孙辅臣当时在四连任副连长,他带领战士用竹子赶做了两把16米高的云梯。进攻的那一天,孙辅臣带领一个排选择在南门一座古塔右边为突破口,用云梯登城。开始因一下子太多人往上爬,加之敌人火力又猛,第一把云梯突然折断了。

  这时,第二把云梯又紧紧接上,孙辅臣和机枪手爬上去之后,用机枪对敌人连续猛扫,一个个手榴弹也在敌人中间炸开了花。战斗打得很激烈。

  到下午3时许,淮安城解放,他所在的连俘虏了100多个伪军,缴获了一批枪支弹药。

利发彩票